御书屋

字:
关灯 护眼
御书屋 > 死太监总在妖媚祸主 > 12 皇帝要开始不动声色的作妖了

12 皇帝要开始不动声色的作妖了

顺着阿jie的指示,眯yan细细看了远chu1好一会儿的帝渺哇地一声chukou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惊诧又佩服的看向帝渚,不假思索的脱kou而chu:“阿jie你能看这么远,是神yan吧?好厉害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你针对yan睛训练个两年,跟我一样看的远也是可以的。”帝渚失笑摇tou,屈指刮了她鼻tou一xia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呢,肯定又累又麻烦,有阿jie在就行了呀。”帝渺笑嘻嘻dao,“阿jie你不是最喜huan梨花嘛,你等着,我去给你折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帝渚立刻拒绝:“不用,外面日tou大,晒坏了你,我回去的时候自己折便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说了我折就我折,谁也不准跟我抢,你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帝渺瞪了她一yan,不由分说的把她推回了窗边的塌上坐着,cha腰命令dao:“你给我坐好在这里,等我折花回来,不准跟着我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帝渚哭笑不得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可是,反正你就是不准动,乖乖等我回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帝渺又瞪了她一yan,丢xia这句话后就风风火火的提裙跑chu了门给自家阿jie折花去了,两三名gong女紧跟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勒令在此等待的帝渚又无奈又想笑,却又老妈ziaicao2心,便向旁边伺候的gong女们摆手吩咐dao:“你们陪着同去,小心别让她伤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gong女们面面相视,心想大将军这里应该暂时不用她们什么事,皆是听话的追了chu去,免得帝姬chu了一dian小事,大将军气的把她们全bu炖了xia饺zi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大将军是吃过人的呢,她们shen上这dian肉拎chu来怕大将军都嫌弃的xia不了嘴,直接喂了野狗!

        宽敞华丽的gong殿一xiazi去了大半的人,顿gan空旷寂寥。

        帝渚独shen一人静静坐了盏茶的功夫,凤眸垂帘,安谧的像成了一座无qing无yu的石tou雕塑,任由时光把她遗弃在了这里,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殿外远远传来有鞋履踏地走过的声音,沉浸在自己思绪的帝渚微微回过神,以为是妹妹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起shen向外走去,习惯的笑喊dao:“渺渺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一落,她刚好走到了门kou位置,目光直she1看到了来人的那一刻,嘴角泛起的diandian笑意霎时褪的gan1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nu才见过侯爷,皇上请侯爷现在到承乾殿一叙,有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个青袍曳撒,细碎皱纹遍布脸庞的年老太监。

        面白无须,jing1光熠熠,不笑的时候显得刻薄寡淡,笑的时候却是阴冷狡猾,转yan回眸间皆凉意满布,狡诈刺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年纪或气势,明显此人都绝非善类,权位不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人她在皇上shen边见过不少次,正是大nei总guan太监,段云shui,皇上shen边的心腹太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专程来浮云台寻她的大nei总guan,帝渚细长摄人的凤眸不禁眯了起来,心中暗自思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半个时辰过后,怀抱枝tou开的最好的五枝梨花的帝渺一面谨慎护着怀里的花枝,一面红着俏脸疾步跑了jin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shen后的一gan1小gong女追的是上气不接xia气,嘴里不停的央她慢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才一ru外殿,帝渺就huan喜向nei唤人,绵ruan清脆的嗓音满是炫耀一般的邀赏:“阿jie,阿jie,我摘花回来了,你快来看啊,阿jie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人应答,自然也无人带笑chu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帝渺疑惑的抱花ru殿,见殿nei空无一人,窗边本该坐着的人消失不见踪影,gan1gan1净净,如同从未有过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来称赞喜ai的梨花,就算再开的jiao艳mei好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是满心huan心的帝渺顿时大失所望,立刻扭tou询问的一gan1gong女们:“我阿jie呢?阿jie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在的gong女们基本都跟着她去了外殿折花,自然不知大将军去了哪里,个个摇tou。

        帝渺不死心的把整座gong殿的前前后后都找了一遍,还是找不到半分帝渚的影zi,心里终于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阿jie怎的不见了?是不是你们把她藏起来了?”说着帝渺粉唇一扁,委屈的快要落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别跟我闹了,快把阿jie叫chu来,不然我就生气了,真的生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mei人垂泪,再是铁石心chang的人见了都要心ruan,gong女们看yan眶红红的小帝姬都快是难过的哭了,忙围上来好言好语的哄劝,七嘴八she2的说着各种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大将军只是待的无聊往外走走,过会儿即回,可能大将军是chu恭去了,还可能是大将军久等她们不回,便chu门寻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诈然之间失了阿jie的帝渺哪里这么好哄,反而越哄越哄不住,大将军也久久未回,yan见xia一刻帝姬就会嚎啕大哭!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殿外急急奔来一名带刀侍卫禀告说大将军半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